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木屋的家园

再 见 , 我 的 朋 友 们 !!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 转载 】萧红的小说  

2016-08-25 10:11:14|  分类: 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转自 —— http://blog.163.com/ly_neu/   “  留言菲语 ” 的博客

 

  《呼兰河传》是多年前买的《萧红散文全编》中收录的最后一篇。《呼兰河传》文体很特别,文笔很像散文,尤其是前两章,绝对的散文方法写出呼兰河这个北方小镇的生活;后面几章有点自叙性写了她身边人的不同命运。说它是小说,它没有传统小说的统一的故事主线。所以,这篇文章,小说界和散文界纷纷将其归于自己门下。

 
        这本书陪在身边很多年,年初读了《生命册》,觉得设计格式上很像《呼兰河传》,就把它翻出来重读。

        《呼兰河传》一共七章,加上一个简单的“尾声”。

        第一章,作者用非常生动的笔调写出呼兰河这个北方小村镇死水一样的生活。“生,老,病,死,都没有什么表示,生了就任其自然的长去;长大就长大,长不大也就算了。……”。只有两条街的呼兰河每天都上演着重复的戏码,日子平淡地过着。一个很有趣的谈资就是东二道街的一个大泥坑。人、车、家畜什么地都会掉到坑里,只要一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就是抬车、救人的热闹场面。它虽然那么碍事,人人抱怨,却没一个人张罗把它填平了。这大坑,是呼兰河人的借口、热闹、谈资,是死水一样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不会轻易改变。


        这章有一段记得是上过小学课本的,题目应该是《火烧云》,大概。“晚饭过后,火烧云上来了。霞光照得小孩子的脸红红的。大白狗变成红的了。红公鸡变成金的了。黑母鸡变成紫檀色的了。喂猪的老爷爷在墙根靠着,笑盈盈地看着他的两头小白猪变成小金猪了。他刚想说:“你们也变了”,旁边走来个乘凉的人对他说:“你老人家必要高寿,你老是金胡子了。”…… ”。一段非常优美精彩的描写,标准散文格式。


        第二章,写罢呼兰河枯燥的日常生活,在这章写了呼兰河人的精神生活。作者写道:“在精神上,也还有不少的盛举,如跳大神、唱秧歌、放河灯、野台子戏、四月十八娘娘庙大会……。”一样一样地写来,且叙且议。这些活动都超级热闹,让呼兰河人如过年一样,拉不下一个的全员盛宴。作者却在最后写道“这些盛举,都是为鬼而做的,并非为人而做的。至于人去看戏、逛庙,也不过是揩油借光的意思。”


        第三章,开篇写道“呼兰河这个小城里边住着我的祖父。”在全书的“尾声”中也写道:“呼兰河这小城里边,以前住着我的祖父,现在埋着我的祖父。”可见,祖父是她对于家乡的全部牵念。全书中都没有写道她父母爱她的画面。她父亲的一次出场是踢了她一脚,差点没把她踢到火堆里;妈妈出场也是张家长李家短的邻里间的婆婆妈妈。那么,她对于她的后院以及和祖父快乐着重描写,更增显了她缺少父母疼爱的可怜孤独的弱小身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第四章,在这章中作者反复写道“我家是荒凉的。”“我家的院子是很荒凉的。”其实,她家的条件还是不错的,有房子出租给租客,她家院子里住着养猪的、做粉条的、赶车的。“他们就是这类人,他们不知道光明在哪里,可是他们实实在在的感到寒凉就在他们的身上,他们想击退了寒凉,因此而来了悲哀。他们被父母生下来,没有什么希望,只希望吃饱了,穿暖了。但也吃不饱,也穿不暖。逆来了,顺受了。顺来的事情,却一辈子也没有。”


        第五章,最悲哀的一章。租户老胡家买来一个12岁的童养媳——小团圆媳妇。她婆婆自己被丈夫打,她打小团圆媳妇,只为了给她个下马威。因为“有娘的,她不能够打。她自己的儿子也舍不得打。打猫,她怕把猫打丢了。打够,她怕把狗打跑了。打猪,怕猪掉了斤两。打鸡,怕鸡不下蛋。唯独打这小团圆媳妇是一点毛病没有的,她又不能跑掉了,她又不能丢了。她又不会下蛋,反正也不是猪,打掉了一些斤两也不要紧,反正也不过称。”原来是有说有笑,活蹦乱跳的小团圆媳妇病了。她刚挨打那会儿,左邻右舍都说该打;现在听说她病了,紧赶着跑去出点子,贡献各种偏方、奇方、妙方。最后,老胡家要用大缸给小团圆媳妇当众洗澡了。“这种奇闻盛举一经传了出来,大家都想去开开眼界,就是那些患了半身不遂的,患了瘫病的人,人们觉得他们瘫了倒没有什么,只是不能够前来看老胡家团圆媳妇大规模地洗澡,真是一生的不幸。” 小团圆媳妇被当众脱了衣服,放进装满滚水的大缸里,她先是吱哇乱叫、乱跳,后来就没声音了,倒在了大缸里。看热闹的人狂喊着把她抬出来,浇冷水。大神为了留住已经开了眼界,打算回去睡觉的看客,对着小团圆媳妇又是喷酒又是扎针,终于弄醒了,又放进装满滚水的大缸里。就这样,一夜里,小团圆媳妇被烫了三次,抬出来三次。烫一次、昏一次。不久以后,“那黑忽忽、笑呵呵的小团圆媳妇就死了。” 在这杀人的盛宴中,大家都是旁观者,都在推波助澜。


        第六章,作者写了她家的管家有二伯,一个很有阿Q精神的人。他一无所有,被欺负也欺负别人,不满现状又安于现状。


       第七章,最有生命力的一章。磨倌冯歪嘴子与同院的王大姑娘好了,并有了儿子。原来被看好的王大姑娘的很多优点,能干麻利大嗓门,一下子都变成了邻里间嘲弄的缺点。自从小团圆媳妇死后,很久没有谈资了。现在冯歪嘴子一家成了风暴眼,什么孩子死了,冯歪嘴子上吊了……层出不穷。但冯歪嘴子没有死,儿子也没有死,一天天大了。但两三年之后,王大姑娘难产死了,留下了一个四、五岁的儿子,一个刚出生的儿子。“东家西舍的也都说冯歪嘴子这回可非完了不可了。那些好看热闹的人,都在准备着看冯歪嘴子的热闹。”“可是冯歪嘴子自己,并不像旁观者眼中的那样地绝望,……于是他照常地活在世界上,他照常地负着他那份责任。”他和他的儿子们顽强地活着。


        《呼兰河传》将人的麻木与顽强写得非常精彩。看过这篇文章,我也喜欢萧红。


        萧红,上世纪非常传奇的女作家。她身上有太多的故事,前一阵子有个电影《黄金时代》就是写的萧红,汤唯主演。没看,不喜欢别人的观点影响自己的判断。电影海报看了,觉得汤唯比萧红漂亮。


        萧红虽然命运多舛、英年早逝,但在那个纷乱的年代,作为女性作家,才华被大家赏识,两部代表作品《生死场》《呼兰河传》分别由鲁迅和矛盾做序;虽然身属左联,却没卷入笔战,左右两边都接受她;身边也总有爱人,萧军、端木蕻良。虽然短暂如流星,毕竟是闪烁着划过夜空,一直被人们所怀念。


        《萧红散文全编》,彭晓丰、刘云编,浙江文艺出版社,1994年5月第一版,593页,16元。

 


读书:呼兰河传 - 笑脸 - 留言菲语

 


读书:呼兰河传 - 笑脸 - 留言菲语

 

 汤唯版的萧红与萧红本人那个更漂亮 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9)| 评论(15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